我的父亲我的爱,绥宁抗美援朝老兵喻继高_心情日记

青春文学网 > 心情日记 >

我的父亲我的爱,绥宁抗美援朝老兵喻继高

2019年09月26日 16:23:17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我的父亲我的爱,绥宁抗美援朝老兵喻继高

我的父亲我的爱,绥宁抗美援朝老兵喻继高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又是一年清明节。在纸钱纷飞的日子里,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我去世多年的父亲。如果说:母爱如水,那么,父爱就如山。父亲的爱是隐形的,不善言语。这种岁月值得我时时回味,值得我用一生来感激!父亲离开我已经快12年了,记忆中的父亲是无比慈祥也无比坚强的。母亲生性软弱,凡事都听从父亲。我和二哥乖巧听话,父亲从来舍不得打骂我们,甚至连一句重话也没说过。只有大哥性格暴躁,常常和父亲争执,惹他生气。父亲一生经历了许多坎坷和磨难,面对过无数次风雨的洗礼。然而,父亲是坚强和勇敢的。

听我外婆说,我奶奶是在过苦日子的时候从外地逃难来到这里的,被我爷爷看中并娶回了家。爷爷后来又娶一妻后,把奶奶和父亲赶出了家门。从此,奶奶和父亲相依为命。

解放前,由于家乡连年干旱,庄稼颗粒无收。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的奶奶,就这样被活活被饿死了。每次父亲说起奶奶的死,就会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父亲说,奶奶大去前,是趴在桌子边上伸手去抓桌子上的野菜吃,因为手脚没力气就从桌边倒下去,再也没醒过来……奶奶临终的悲惨情形在父亲心里烙下了深深的伤痕,也沉淀地压在了父亲心灵深处。年幼的父亲就这样失去了相依为命的母亲。

父亲刚满18岁就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那一年也是父亲和母亲定情的日子。父亲去了朝鲜战场,母亲家里的土地也被政府收回,外公和外婆就在家里做些小米粑粑让母亲和姨妈去花桥上去卖。母亲和姨妈都没有进过学校的门,那时候外公身体不好,家里就靠母亲和姨妈支撑着。日子虽然清苦,但也能勉强度日。

我的父亲我的爱,绥宁抗美援朝老兵喻继高

父亲在抗美援朝胜利后回到家乡林业站工作。1958年和母亲结婚后,先后生下了我的哥哥姐姐们。可是我最大的哥哥和唯一的姐姐都躲不开自然灾害,早早的夭折了。我父亲是当兵回来的,因为年轻,也因为力气足吧,一天到晚,忙东忙西,手脚不闲,很多人都喜欢跟父亲一块儿劳动。林业站领导派我父亲去拆云雾山的庙宇,然后再建瞭望塔,也叫森林防火塔,父亲不遗余力地付出了艰巨的劳动。还在省里参加了劳模大会。在云雾山建瞭望塔的时候,父亲昼出夜归,不料被山里的猛兽给吓疯了。一疯就是好几年,那些年母亲带着我的哥哥姐姐们,跟着疯了的父亲东奔西跑。我可怜的哥哥姐姐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跟着漂泊……泪水浸泡着我母亲那颗无可奈何的心,可是为了孩子和父亲,我母亲只有苦苦的支撑着这个面临破碎的家。

在艰苦奔波的岁月里,因为病痛和自然灾害,最终还是失去了我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那种日子真是苦了我的母亲。母亲天天拿着父亲的军功章四处游说,到县政府求助政府给父亲治病。在政府的帮助下,我父亲的病基本上也好了许多。1970年搞什么上山下乡支援农村,母亲生下我后,就跟着父亲去了偏远的李家湾村。外婆担心我太小无人照顾,也跟着我们一家去了那个李家湾。父亲带着母亲和哥哥们在自己挖的窑洞住居,那个窑洞的结构全是按照朝鲜人的风格建造的。父亲虽然神智不是很清楚,但对朝鲜窑洞的记忆却是刻骨铭心的。

下放的那些岁月真是苦不堪言。一去就是三年。在李家湾那些年,父亲依旧是打造朝鲜的那种窑洞住居。窑洞虽然能挡风遮雨,但在冬季却是相当寒冷的。母亲从未种过田地,跟着父亲学着下田种地,外婆搂着娇小的我努力帮衬着我的母亲。就我们一户人家住一个山冲里,荒野无人烟。一条山冲仅此一家。漆黑的夜晚,远远就能听见野狗的叫声,忧郁而悲哀地嘶叫……一直哀嚎到天麻麻亮。寒风吹得山里的树木呼呼直响,有时还夹杂着不知名的野兽吼叫声,这黑夜便充满着恐怖和不安全的元素,让一家人一夜不能安睡。在这漆黑无眠的日子里,父亲才是唯一的坚强依靠。在这难挨的三年时间里,母亲每日以泪洗脸,强烈要求返城。经母亲东奔西跑的要求,总算是返城了,可是返城之后粮食问题没能及时解决,我们一家人吃的是“黑”粮。挨饿依然在继续着……父亲为了全家人的生计,每日与母亲上山砍柴、烧炭、烧砖……凡是能赚钱的苦力活都做。

我依稀记得那年我7岁的时候,父亲去了一个叫蒙山的地方放松油,家里只有我、母亲、哥哥在家。由于父亲的暂时离开,家里的锅子好几天没沾油了,米饭掺红薯,腌菜是主菜,这样才能填饱肚子。那时候,我常常看见母亲两眼闪着泪花,自言自语对我说:“孩子,等你爸爸回家就会有肉吃了……”母亲喃喃的话语里充满了悲伤,充满了对父亲的依靠。 贫困之家百事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