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零落的呓语_散文随笔

青春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夜,零落的呓语

2020年02月21日 18:47:08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夜,露出狰狞的獠牙,戴上恐怖的面具,惊吓胆怯的人们。城市的灯隐去温情煜煜光泽,将清癯的午夜镀上凄凉的光

  夜,露出狰狞的獠牙,戴上恐怖的面具,惊吓胆怯的人们。城市的灯隐去温情煜煜光泽,将清癯的午夜镀上凄凉的光亮,为漂泊疲惫的背影的人引路。从加班的工厂的枷锁的门边逃脱,一个孤独的身影突兀嶙峋,踩着汗水肿胀的涌流,淋透整个午夜的眼睛。青春剥脱的碎片在汗水

  夜,露出狰狞的獠牙,戴上恐怖的面具,惊吓胆怯的人们。


  城市的灯隐去温情煜煜光泽,将清癯的午夜镀上凄凉的光亮,为漂泊疲惫的背影的人引路。


  从加班的工厂的枷锁的门边逃脱,一个孤独的身影突兀嶙峋,踩着汗水肿胀的涌流,淋透整个午夜的眼睛。


  青春剥脱的碎片在汗水的釜里蒸熟,填饱岁月饥饿胃的疼痛。


  工厂是撩开机器疯狂的鸣响,流水线是制造老板口袋的钞票。


  为了潜伏月底羸弱薪水的饱满,迎迓明天日子的飞翔,咬紧的牙关是意志拷打的坚强。


  我在清阒的午夜里漂浮,失去自身飞翔的重量。我的思绪里裹紧铅快拴在辛酸的足踝。


  那些思想在卑鄙浸透的灵魂,基因的密码与狗的祖先血脉重叠,从俯首摇尾乞怜的姿态里,在上司权力里乞讨龌龊的信任,然后挂在腰间招摇的圣牌,用来欺凌压榨同样奔波命运的资本。


  上司的眼睛在黑夜迷糊里昏花,虚掩着冷漠的懵懂,呵欠在庸懒的躯体打旋,退化了灵性的耳朵高耸倾斜,搜集那些卑鄙小人打报告的信息。


  我站在一望无际的黑夜里骋目远眺,滚动的黢黑淹没我的目光,我的眼睛流淌凄怆,化作盲人的拐杖,丈量峥嵘岁月的坑坑洼洼。


  生活的空间污染浑浊,卑微的员工内心沸腾无助的呐喊,无人施舍怜悯捡起。


  人性化管理的口号是画家手掌里的彩笔,粉刷画面流动的色调。只能用耳朵的味蕾去品尝,目光抵达的只是广告语的安慰鲜亮。


  我的手掌趼皮抽拉疼痛,从青春的肢体里寻找安慰的骨片移植。


  沉甸甸的疲惫勾引呵欠,在睫毛上徜徉。床,展开睡眠的拥抱。


  我的梦开始在黑夜里流浪。

下一篇:依然一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