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唐宋诗中看襄阳(七)_诗词歌赋

青春文学网 > 诗词歌赋 >

【全民阅读】唐宋诗中看襄阳(七)

2021年12月01日 00:09:30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他们俩志趣相投,经常唱和,哪怕是一在通州,一在江州,也是唱和不断,人们把“通江唱和”称为文学史上一个引

“秀气结成象,

孟氏之文章”

白居易心中的孟浩然

白居易(资料图片)

白居易与襄阳的渊源颇深,对襄阳的感情也颇深。他第一次来襄阳,是在他的父亲白季庚任襄州别驾的那一年,他当时才20岁。在襄阳住了三年之后,他父亲死于襄州别驾任上,暂时葬在襄阳东津的南原,17年后白居易把父亲迁葬回老家渭南的下邽县。在襄阳之时,他仰慕孟浩然的大名,专门写诗怀念孟浩然。

楚山碧岩岩,汉水碧汤汤。

秀气结成象,孟氏之文章。

今我讽遗文,思人至其乡。

清风无人继,日暮空襄阳。

南望鹿门山,蔼若有余芳。

旧隐不知处,云深树苍苍。

——白居易《游襄阳怀孟浩然》

白居易初到襄阳之时,孟浩然已去世52年了,但“孟襄阳”的诗早已天下皆知,名动大唐。恃才傲物的李白,没有给王维写过任何赞美的诗句,却特地为孟浩然写“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赠孟浩然》)。白居易作为后辈诗人,内心一定充满了对这位前辈诗人的景仰和怀念之情,所以才写了这样一首感情真挚的赞颂之诗。两个伟大诗人,虽然没有生活在一个时代,没有白居易和元稹、刘禹锡那样并称“元白”“刘白”的情感,但都生在了诗歌盛行的唐朝,也就有了这样令人感叹的超时空对话。在白居易的眼里,孟浩然住在岘首山下,汉江边的涧南园,岘山碧绿苍翠,汉江碧波荡漾,写的诗展示了秀丽的山水形象,隐居的鹿门山,蔼蔼余芳,隐隐若现。这首诗中的“讽遗文”的讽字,不是讽刺的意思,而是吟咏之意。此诗在赞美孟浩然的同时,也含蓄表达了孟氏之后,襄阳的诗歌创作后继乏人的忧虑。

“旧游都是梦,

乍到忽如归”

白居易访襄阳旧居

白居易44岁那年,再次来到襄阳。他被贬为江州司马,出长安,过蓝田,到襄阳,乘船经鄂州去往江州上任。再到襄阳,他写诗诉说自己的心情。

昔到襄阳日,髯髯初有髭。

今过襄阳日,髭鬓半成丝。

旧游都是梦,乍到忽如归。

东郭蓬蒿宅,荒凉今属谁。

故知多零落,闾井亦迁移。

独有秋江水,烟波似旧时。

——白居易《再到襄阳访问旧居》

白居易第一次来襄阳时,还是个20岁的小伙子,嘴上刚刚长出了些胡须。再到襄阳,年近半百,胡子头发已经半白。过去曾经游玩的地方,仿佛都成了梦中之境。曾经住的宅子已荒废不知属于谁了,过去认识的那些故旧朋友也见不到了,只有汉江还是原来的那样,烟波浩渺,不舍昼夜,浩荡东流。恰逢悲秋之际,还在被贬的路途之上,白居易的心情可想而知。这诗,是时过境迁的一声叹息,是官场失意的惆怅无奈,是物是人非的悲伤失落,更是人生如梦的感慨万千。

“下马襄阳郭,

移舟汉阴驿”

白居易笔下的

南船北马地

襄阳自古以来就是水陆交通之要道,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称谓。白居易在被贬的途中,写诗描述在襄阳下马换船的经历。

下马襄阳郭,移舟汉阴驿。

秋风截江起,寒浪连天白。

本是多愁人,复此风波夕。

——白居易《襄阳舟夜》

从长安骑马出来,到了襄阳的城边下马,然后来到襄阳汉江南岸的驿站换船,秋风在江面骤然而起,卷起的波浪连天,充满了寒意。本来就是被贬的忧愁之人,又遇到这样的风浪,这是白居易再次来到襄阳的心境。“下马襄阳郭,移舟汉阴驿”,可谓襄阳“南船北马”的明证,也正因此,襄阳成为了“万里茶道”申遗的重要城市之一。

曾经商船密布的汉江如今仅有少量的货船通行 襄阳日报全媒体记者王虎摄

“万里茶道”是古代中国、俄国之间以茶叶为大宗商品的长距离贸易线路,是继丝绸之路衰落之后在欧亚大陆兴起的又一条重要的国际商道,全长13000多公里。2019年3月,国家文物局发函,正式同意将“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万里茶道”在中国境内涉及8个省区49个遗产点,襄阳的遗产点是“襄阳城墙及码头”,构成要素为18座码头和2个会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