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姬”口述: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_情感日志

青春文学网 > 情感日志 >

“福利姬”口述: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

2020年08月01日 00:39:48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原创 显微故事编辑部 显微故事 什么是“福利姬”? 简单来说,是那些在网络上售卖个人身体大尺度图片或视频以换

“福利姬”口述: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

什么是“福利姬”?
简单来说,是那些在网络上售卖个人身体大尺度图片或视频以换取金钱的女生。
她们大多出于自愿,自拍或者通过他人协助拍摄自己的隐私部位,然后自行进行P图再分享到社交平台和各会员群里。
每年暑假的7月至8月,是“福利姬”们被严打的时期。今年“净网行动”更为严格,微博上大部分“福利姬”相关账号已经关停,甚至连带一些Coser也受到了封禁。
但这些女孩们依然锲而不舍地在某些隐秘的角落,挣扎着留下存在的痕迹,这是她们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她们不愿意被轻易切断。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做“福利姬”的女孩的故事,她们之中:
有的人遭遇了不幸的童年、被人PUA、被家庭抛弃,最终一步错、步步错,只学会了这种谋生手段;
有的人贪图名誉和金钱,享受着“福利姬”特殊身份带来的快速回报;
一念是天堂,也是地狱。
为什么她们自甘成为“福利姬”,以下是关于她们的真实故事:
文 | 赵闵文
编辑 | 木蒙
父母把我“丢”在国外
兜售自己是我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
荼靡 21岁 女 宜昌

我爱钱,但我也恨钱,它毁了我的一切。
10岁那年,我被家里长辈拉到学校附近工地强暴了。但父母得知后,并没有报警,甚至没有安慰我,他们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这导致我觉得自己肮脏,甚至羞耻,也开始对男性有莫名的抗拒和防备。
这件事情还导致了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差,他们总是吵架,我爸抱怨我妈没生儿子,结果我这个女儿身上又发生了这种事,他说我给全家丢脸了。

“福利姬”口述: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

图片来源于壹伴
12岁那年,我放学回家,刚推开门就看到我爸妈在争吵。
我妈坐在地上歇斯底里,指着我爸的鼻子喊他“良心被狗吃了”,我爸则慌乱地撕扯着从我妈手里抢来的几张纸,接着就拿着一个小红本,夺门而出。
那天以后,我爸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彻底消失了。
后来我才从我妈口里得知,他们从未真正结过婚——我爸之前还有一个家庭,他拿着假离婚协议找我妈,还和她做假证结婚。
我爸离开后,我妈时常酗酒、打骂我,把对婚姻的绝望转移到我身上,说我是扫把星、不干净。
我开始怀疑我存在的意义,或许是我让所有人不幸,如果我之前没发生过被侮辱的事,我妈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福利姬”口述: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

图片来源于壹伴
我开始尝试自杀,但最终没有成功。我妈发现我不对劲,开始带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诊断我有重度抑郁症。她怕我真的想不开,这才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气。
两年后,我妈又结婚了,还生了个男孩。或许是渴望全新的生活,当继父提议送我出国读书时,我妈没问过我的意见就同意了。
于是,16岁我高考结束后就被送去韩国,上大学预科。
我内心也期待离开这里,那里没人认识我,我可以重新开始。于是,我一边报复性地挥霍继父给我打的生活费,另一边又矛盾地想办法赚钱,希望未来能有一天可以彻底离开那个家,在异地立足脚跟。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我妈从国内打开的电话。电话那头,她没问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近况,也没问我的学业,第一句就是说我为什么要让继父花这么多钱?她抱怨我让继父生气,还掐断了我的生活费。
当时我还没毕业,生活费是我的所有收入来源。这通电话以后,我感觉我被全世界抛弃了,我恨他们,又无能为力。
没有了收入来源,我做了一段时间的代购,但杯水车薪。后来我又开始找各种兼职,不然我连回国的机票都买不起。
当时同学介绍我进了一家拍摄写真的图片社,面试时对方说,我只需要扮演二次元coser的形象即可,我欣然答应了。
结果,拍摄当天,尺度越来越大。但负责人说,这是为了让我更“放得开”,并且会将重要部位打码和处理,还承诺如果我表现得好,每个月收入能有好几千元。
就这样,第一个月我拍了20套,赚了5000多元。
再后来,我就离不开这笔“快钱”了。甚至在拍摄的时候,自己也不觉得羞耻,当时我觉得反正没人在乎我,家里人都觉得我丢脸,那就丢尽你们的脸吧。
那些喜欢我图片的粉丝,常常“跪舔”我,乞求我能够给他们更多展示。我开始脱离图片社,自己“经营”自己,因为这样我可以赚得更多。
我无法控制我的人生、无法让我的妈妈爱我、我也不能逃开10岁时的那片工地,但这些粉丝是我唯一可以操控的事情,至少他们会为我买单,会因为我的拒绝而愈发贪婪。
通过售卖尺度暴露的写真,我每个月收入最高时能拿到5至8万。我身边有的“福利姬”依然不满足这样的收入,和粉丝进行线下交易,这样就能达到近百万的收入。
但前段时间,我闺蜜文文出事了,这让我想退出“福利姬”这个圈子。
她和我一样,是被父母“丢”出国的。但她对金钱的渴望比我更甚,和金主进行了线下交易,最终意外身故。因为这个圈子太特殊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去世的真正原因。
文文去世以后,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可贵的只有自己的生命。我也曾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但身边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消失,没留下一点痕迹,让我惊醒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