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丑陋_情感日志

青春文学网 > 情感日志 >

美丽的丑陋

2019年09月28日 15:10:48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面对现在的情形,我只能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在周遭的环境里,我独自一人静静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一个人会

  面对现在的情形,我只能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在周遭的环境里,我独自一人静静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究竟是什么作祟呢?就在我静静思考的时候,那个声音响起了:你不恨吗?这个像是我心底里发出的声音,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听从声音的危险性!我慢慢的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周围不见一丝光亮,我默默地走着,渐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从声音中走出来的人也渐渐清晰,如刀剑般锋利的眉毛,深邃漆黑的眼睛,和那张饱经摧残的、支离破碎的脸,那个人不是我吗?

  从梦中惊醒,我再度面对了现实,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虚假,可身体的反应准确的告诉我那事件的真实。这是我从大火中逃生的第42天,身上的伤痛清楚地记忆着我所受的痛苦,恶狠狠地让我直面那惨不忍睹的事实。父母的哀叹、爱人的转身、所有人怜悯间带着恐惧的神情,无时无刻提醒着我,而那个梦就是最好的证明。它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诫着我,可令我不解的声音、以及那张我的脸,我究竟这算个什么?

  “哦!这个叔叔你的脸?”门外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想起,陪同她的父母立刻捂住了她的眼睛,飞快的带着她跑开了。对人们的这种反应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我无法了解的是,我心底里那一丝不甘,竟在每次这样想的时候,悄悄的从我心里升起,越张越大。“这人这是有趣啊!”在我还在恍神的时间里,一个声音不轻不重的落在我的耳朵里,那是一个女孩子,可以看出来的是她原来很漂亮,可现在一条划过整张面孔的巨大疤痕从新组合了她的脸,疤痕占据她的脸,像一条附骨的蛆虫,使得整张脸显得扭曲又有魅力,让人无法移开。“喂,看够了没有?”女孩子有些恼怒,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冒犯,即使这个人跟自己的境遇差不了多少,我缓过神来,立马予以还击:“我们之间有区别吗?互相嫌弃才是错的吧!”女孩很显然对我的理直气壮有些惊愕,但旋即扭过头去,用一个不屑的表情,鼓起两侧的腮帮子,圆鼓鼓的走了!本来期待的我看到本应该有的笑料离开,撇撇嘴,躺了下去,再度陷入自己这一方伤心的天地去了。

  伤口上再次传来的疼痛又提醒着我那处危险的伤痛,眼神盯着那光晕所附之处,干净的一塌糊涂,所有将死、失去希望的人,每天面对着的洁白,究竟又有几人能不动声色呢?“哗啦”拉开门,母亲的身影一如这长时间的陪伴,展现在我的眼前,宽松的裤腿配上日渐佝偻的身形,她藏住了时间给予她的回击,却未能摆脱身体上的迟暮,笑逐颜开,配上她那眼底藏不住的怜悯终于让我又有了生存的实感,眼神转向窗台,嘴里说着;“妈,扶我去窗边吧!”颤颤巍巍的起身,连动一动都是痛楚,风对我来说也变成了伤害,可我的眼睛还是无法移开,那曾经离我很近的东西也变成了奢望,窗前是一片草地,就是随处可见的草皮,很小的一块,秃秃的平地上稀疏的几寸绿意,光洒在上面,让人看到那称之为希望的东西,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像我一样,直视着草坪,似乎有着无限魅力,忽然间,那道鸿沟出现在眼前,似乎又是不可避免的可怜目光出现,我紧紧闭上眼睛。手掌的温度覆盖上来,熟悉的香气拉我越走越远,我想象我望着那片草地,女孩在我面前,她笑着,脸上的那道鸿沟裂开,里面喷吐着烈焰,灼烧着还在回应着的我,灼热中附着的疼痛又清晰地浮现在身上,我想挣扎,突然间,柔软的白使我深陷,一切又回归平静。

  少女紧紧地盯着面前的草皮,跟自己一样贫瘠又茁壮的生长着,眼神锁定着不大的草丛里那一丛扎眼的黄色,或许是这里的草没得到好的照顾吧,她紧盯着,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的脸,她摸了摸,似乎有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你迟早要付出代价的!”目光如剑,暗藏在目底的杀意隐下,她又抬起头,似乎在寻找这什么,就像是回应着她,不远处,人影晃动了几下,伴着清风来到了她的面前,那身影最令人动心的是那双眼睛,那就像是一口深井,深井把所有人都吞噬,却令这张脸多出了几分危险的气味,他开口的第一句就如尖刀般刺醒了她,“都过去了!”她愤恨,脸部随着声音扭曲,鸿沟也似活过来了,双手探出,紧紧扼住男人的衣领,“祁巽,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质问如暴风般席卷而过,可祁巽的神色还如开始一般淡然,就像礁石一样,风吹雨打,屹立不动,“奇姐,当年若非你一意孤行,便不会有今日结果!”祁奇惨然一笑,原来这个弟弟也学会了祁门那一套了,挥挥手,轻吐出两个字:“你滚!”祁巽似乎是早就料到一般,眼神里的一抹可怜也被他藏在了眼底,步履未动,他的头就转过望向了我所在的那栋楼,风也变慢了,他就这么望着,笑意渐渐爬上了脸,“奇姐,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这份自信还是像以前一样,祁奇心里想着,却也将眼神不由自主的投向了那栋楼,她已经很难感受灵气了,可她还是望向那里,她想知道他的那份自信是因为什么,渐渐地一股肆意释放的气势如喷泉般涌出,那股气势即使是祁奇也不得不感叹危险,祁巽已经走远,那股气势肆无忌惮的出现更是对祁门子弟的挑衅,祁奇不顾身上的病痛,气聚双眼,凝聚着气劲的楼中渐渐浮现一片气海,在那气海的中心更是有一道声音挑衅着:“你奈我何!”气海中心一道人影急冲而出,在楼内穿行,它掠过之处却没人发觉,祁奇只有急忙向着它在的方向冲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