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文学悲伤之王赫拉巴尔:一个人的文学怎么能活得长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捷克文学悲伤之王赫拉巴尔:一个人的文学怎么能活得长

2019年12月28日 06:30:13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时间:2018年8月25日19:00—21:00 地点:北京SKP RENDEZ-VOUS书店 嘉宾:过士行 剧作家、导演 止 庵 著名学者、传记随笔作

  时间:2018年8月25日19:00—21:00  地点:北京SKP RENDEZ-VOUS书店  嘉宾:过士行 剧作家、导演  止 庵 著名学者、传记随笔作家  高 兴 诗人、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蓝色东欧”译丛主编  主办: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花城出版社、捷克驻华大使馆..

  时间:2018年8月25日19:00—21:00

  地点:北京SKP RENDEZ-VOUS书店

  嘉宾:过士行 剧作家、导演

  止 庵 著名学者、传记随笔作家

  高 兴 诗人、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蓝色东欧”译丛主编

  主办: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花城出版社、捷克驻华大使馆

  

  博胡米尔·赫拉巴尔是捷克读者们热爱的一位小说家,被誉为“捷克文学的悲伤之王”。其传奇的人生和平民化的写作色彩,让他成为最具捷克味道的作家。他的77种书,迄今以27种文字在世界各地的33个国家发行,其主要作品《过于喧嚣的孤独》《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底层的珍珠》和《严密监视的列车》《雪绒花的庆典》等,多数被改编为话剧和电影。

  他在捷克人心中是类似

  “国民作家”的地位

  高兴:说到捷克文学,很多中国读者往往首先会想到米兰·昆德拉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实际上,捷克人认为最能代表捷克韵味的作家是谁呢?就是赫拉巴尔。

  我本人在捷克生活工作过,捷克有很多读者特别迷恋赫拉巴尔。赫拉巴尔的习惯是喜欢泡酒吧,他的很多生活积累和灵感资源也是在酒吧里面获得的。他有各种各样的朋友,每个星期都会在酒吧里面聚会。即便在赫拉巴尔去世之后,他那些铁哥们儿依然每个星期会有一天聚在一起喝啤酒,谈论赫拉巴尔,以这种方式纪念他。他生前常去的金虎酒吧,墙上有克林顿跟赫拉巴尔见面的照片,还有赫拉巴尔的半身雕像。

  赫拉巴尔引进到中国大概已经有25年,在中国也已慢慢深入人心。最近花城出版社又出版了几部特别好看的赫拉巴尔小说集,其中有《严密监视的列车》,还有一部特别迷人的书,赫拉巴尔晚年暗恋或者说精神爱恋一位美国的女子,给她写信,结集而成《绝对恐惧——致杜卞卡》。

  在捷克,某种程度上你只要说“我喜欢赫拉巴尔”,可能你就多了一张名片。有可能你和出租车司机说“我特别喜欢赫拉巴尔,我读过赫拉巴尔很多作品”,那个捷克的出租车司机就会说“好了,这一单免掉”。他在捷克人心中就处于这么一个位置,类似“国民作家”的地位。

  止庵老师在我们读书界鼎鼎有名,我们有时候谈到一本书说不太知道,有人就说“去问问止庵老师”。他的阅读面之广令人惊叹,几乎没有什么书他没有读过。止庵老师除了是杰出的书评家,还是特别出色的散文家。他前几年写的《惜别》我读完之后特别感动。很想问问止庵老师,您当年读到赫拉巴尔的时候有一种怎样的感觉?

  止庵:最早读到赫拉巴尔是在《世界文学》上,《过于喧嚣的孤独》。那是九几年,我还在一个上班。感觉这个书很质密,这不是文学批评的词,是感觉上的词,就是密度。这本书特别特别密,就像书里面写的,主人公的工作是用一个东西把书挤压到一块,这个书8万字,其实它的量有80万字。我确实读过一些书,但是密度这么大、分量这么重的书,确实之前很少读到。读完以后当时觉得,得透口气不能再接着读。那个杂志里面别的几篇小说我都是过了一段时间才读的,因为这个东西需要消化。后来出的这些书我一直读到现在。

  过士行老师有一句话,“赫拉巴尔的广度特别大”。一边读书一边对照他的年表,可以看出他其实有两类作品:一类是在他生活时代里面当时不能发表的,比如《过于喧嚣的孤独》《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这些都是以后才出版的;有一些是当时可以出版的,比如《雪绒花的庆典》《严密监视的列车》。他这两类作品之间的张力特别大,在《过于喧嚣的孤独》里面赫拉巴尔特别紧张,这人有一种非常较劲的东西。可是看到《雪绒花庆典》又感觉非常放松,完全跟世界达成一种和谐。这两个东西怎么能在一个人身上?一般来讲我们偏一极比较容易。如果说这个人又是王维,又是李白,又是杜甫,这个怎么弄到一块?我参加过好多聊书的活动,就是赫拉巴尔特别难谈,我们很难用一个简单的话把他概括,那就说简单了。

  他所有的生活经历都变成文学

  止庵:赫拉巴尔跟其他人有一个差异,比如跟米兰·昆德拉比有差异。赫拉巴尔的大部分作品都来自于他的经历,他不是一个靠想象写作的人,或者主要不是靠虚构写作。他这个人本身经历非常复杂,他做过特别底层的好多事,他又是一个有很高学问的人,所以这个人是靠经历来写。这一点,特别是中国80年以后作家普遍比较弱的,经历不够,只能靠想象来写作。其实昆德拉出国以后的作品,很多也都是想象的,他不再有经验。昆德拉也是我特别热爱的作家,但是他后来大部分作品不是靠经验写的,而是靠惯性和想象来写作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