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观念变革与发展路向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观念变革与发展路向

2022年09月16日 18:26:22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进入新世纪,包括儿童文学在内的中国文学已成为“世界文学”生产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成为全球华语文学创作

关键词:儿童文学观念

进入新世纪,包括儿童文学在内的中国文学已成为“世界文学”生产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成为全球华语文学创作的中心。在这种格局中,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研究有三个着力点:一是新世纪中国文学的视野,二是世界文学与文化的格局,三是中外儿童文学交流与传播的空间。这三个着力点决定着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研究的坐标,是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的三维空间。

儿童文学的中国经验如何走向世界

20世纪中国文学始终挥之不去的焦虑是如何“走向”世界。从五四开始,现代性焦虑的突出体现是“中国人”从世界中被“挤出来”,在此后漫长时期都显示了中国(文学)相对于世界(文学)在时间上的滞后,1990年代“失语症”更是其显在的表现。这一“失语症”到了新世纪并未实质性地解决,关于“中与西”资源取径的讨论依然是新世纪文坛的热点议题。如何摆脱照着西方文学或西方话语模式发展的道路,在很大程度上激活了学界重新思考民族化与现代性关系的意识。不过,这种关系的讨论和反思,在总体上没有逾越百年新文学的思想格局。民族性与世界性原本并非截然对立的概念,两者之间存在着可融通之处,但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两者之间的矛盾不断地激化。重视“中国经验”,却忧虑于“进入全球化”成了困扰中国文学界的两难问题。

进入21世纪,这种“不对位”的时空关系伴随着全球化的步伐而发生改变,新世纪中国文学不再以“追赶”的方式融入世界文学,而成为全球文学跨语言阅读的重要结构性要素。一种不依靠“身份政治”的优势,而是依靠本土经验的书写,成为新世纪中国文学释放自信力的手段。与20世纪末文学相比,新世纪中国文学最大的差异是文学生存方式的变革。具体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作家身份的改变,“自由撰稿人”的出现意味着与体制脱轨,强化了作家自己的身份意识。二是作家与书商建立起默契的合力关系,推动了文学市场化及文化间的对话。三是网络媒介的出现改变了新世纪中国文学生态,打破了以“精英文学”为主导的文学场域,逐渐生成传统型文学、大众化文学和网络文学“三分天下”的格局。在此情境下,进入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侧重主题出版、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不互相排斥的新特质已逐渐显现出来。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中国首个获得该奖的作家,其获奖理由是:“通过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这里透露出的信息是:莫言的文学创新之路是与百年中国文学宏大背景和积极推助分不开的,而世界文化的激荡和本土文化的复兴,则是其变革创新的重要精神资源。2016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有“小诺贝尔奖”之称),成为中国首个获得该奖的作家,其获奖理由是:“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曹文轩的儿童文学创作将苦痛纳入中国童年书写之中,从而确立了“追求永恒”的童年精神。

纵观莫言与曹文轩的文学成就,可以窥见两者的共同性:基于本土化和全球化、民族性与人类性的关系,将个人经验和民族苦难从现实层面升华到人类精神文化的高度。在文学全球化的时代,无论是儿童文学还是成人文学都面临着经典化的焦虑及文学批评与文学史脱节等困境。莫言和曹文轩的“获奖”表征了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的版图上”。包括儿童文学在内的百年中国文学的精神蕴含是向世界讲述中国历史变迁和时代风云,并一步步向民族复兴道路迈进的。与此同时,百年中国儿童文学与现当代文学自身也是从过去的传统中解脱出来,艰难地建构具有现代性和民族性特征的审美风范。莫言和曹文轩文学经验的生成蕴含于这两条主线中。

当他们的文学经验中整合了童年与成年、儿童与成人两种形态时,其所呈现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都更具长度、宽度和深度。莫言的《大风》改编为图画书,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与儿童文学联结贯通的表征。曹文轩游走于成人文学与儿童文学之际,才使得其创作汇聚了“追求永恒”的理想。新世纪中国文学新传统的建构离不开百年中国新文学传统的延传,也离不开莫言、曹文轩等作家对于传统资源与域外资源的选择、转换和化用,以及其文学理想的建造、迷惘与重构。以莫言和曹文轩为个案,能关注到中国文学(中国儿童文学)和世界文学(世界儿童文学)的现实距离。对于这种距离的正视,比之对它的轻视或无视,将更有助于推动包括儿童文学在内的新世纪中国文学品格的提升。

观照人类命运,书写中国童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