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8,文学创作的蓬勃生机与活力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回顾2018,文学创作的蓬勃生机与活力

2019年12月20日 08:35:06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文学创作的蓬勃生机与活力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8年,可以说,每个文学工作者都格外繁忙,这背后体现的是工作的繁

  文学创作的蓬勃生机与活力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8年,可以说,每个文学工作者都格外繁忙,这背后体现的是工作的繁多、事业的繁荣。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

  文学创作的蓬勃生机与活力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8年,可以说,每个文学工作者都格外繁忙,这背后体现的是工作的繁多、事业的繁荣。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2018年的文学领域,在这方面显示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无论是小说、诗歌,还是散文、报告文学,抑或是理论批评,都在“以人民为中心”的总导向下蓬勃发展,持续演进,取得了新的成就,呈现出新的特点。在这其中,我觉得有两大亮点,值得特别关注。一个是报告文学创作,一大批反映重大工程建设和科技进展的作品、描写行业英才和时代楷模的作品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做到了在反映时代气韵、传导时代脉搏中与火热的时代一同前行。另一个是长篇小说创作,2018年以年产量8000部左右维持了持续高产的态势,而且名家新作与新人力作交相辉映,涌现出不少有分量又有新意的优秀之作。这些作品在体现写作题材多样化的同时,集中凸显了现实题材创作的强势发展。更令人可喜的是,在这样一个总态势背后,体现出文学工作者高度的文学自觉与文化自信,这是比看得见的成果更为重要的看不见的内力。

  小说:感受文学的神圣精神

  从2018年小说创作中,能强烈感受到文学的神圣精神。例如,老作家宗璞在几乎失明的状态下完成了“野葫芦引”四部曲的最后一部《北归记》。为此,宗璞前后写了30多年,仿佛是在完成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史,终于在耄耋之年进入自由的精神境界,迎来了大丰收。另一位90岁高龄的老作家徐怀中也写出了长篇新作《牵风记》。40年前,徐怀中将人性美的主题引入军旅小说创作,《牵风记》再一次延续了作者的文学理想,小说由战争前夕的一张集体照牵出了一段段战争岁月的甘苦。李洱投入全部心血写了13年的长篇小说《应物兄》,其中涉及中外典籍500余种,足见他为写作所做的准备是多么充分。在写作过程中也几经磨难,是文学信念支撑着他坚持了下来。这是一部思想容量宏大、作家自我主体意识强大的小说,勾勒出一幅清晰的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图谱。这几位作家对文学理想的执著追求具有代表性,正是当代文学创作的一大亮点。

  2018年的小说创作也证明了当代小说的文学品质在不断提升。比如,迟子建的《候鸟的勇敢》充分展现了她的温暖和柔情,并且多了一层沉稳、厚实和勇敢,她的想象在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畅行。又如,肖亦农在长篇小说《穹庐》中表现出超凡的叙述能力,以及现实主义的思想勇气和智慧;滕贞甫在长篇小说《刀兵过》中以温柔敦厚的美学品格,塑造了一位在历史大动荡中坚守文化信念的社会乡贤;陈继明的长篇小说《七步镇》既魔幻又现实,让现实的心灵救赎与历史的命运坎坷成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构思巧妙,文字机智。可以说,文学品质的提升体现在众多作家的优秀作品之中,它们很多都是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作品。这也意味着当代小说正在迎来成熟、收获的季节。

  2018年的小说创作还让我们看到了更多“80后”、“90后”文学新人的崛起。比如,我读到班宇的《逍遥游》,惊异于作者面对沉重的生活有如此坚韧的心,他以豁达的方式去安抚人们疲惫的身体。王占黑的《小花旦的故事》显示出强大的叙述能力,温暖的文字里表达了一个时尚的“90后”对长辈的宽容和理解。年轻一代作家普遍具备良好的文学教育背景,对经典的学习也更加自觉和成系统,因此他们的小说具有更多的知识含量以及清晰的传承脉络。他们的创作让我们对文学的未来充满期待。

  诗歌: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在我看来,2018年的中国诗歌走势可以用唐人王湾的两句诗“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来加以概括。

  近些年来,诗坛上恶搞事件不断,2018年,这种恶搞的风气有所收敛,大家更加静下心来创作、阅读。以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评选为例,前几届诗歌奖一公布就会引起巨大争议。但2018年鲁奖诗歌奖公布后却相当平静,这表明评委会的评审更加公平与公正,获奖者也得到诗坛多数人的认同。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诗人明白,诗歌只与诗人的生命有关,与自由精神有关,诗人的存在感只能来自于踏实的写作而不是炒作,真正的诗人不会被世俗的潮流所左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