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花边文学》里的勘误表大概有40多字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鲁迅《花边文学》里的勘误表大概有40多字

2019年12月19日 04:19:51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按:《花边文学》是鲁迅晚年的一部杂文集,收录了鲁迅在1934年(民国二十五年)所写的杂文六十一篇。之所以称为

按:《花边文学》是鲁迅晚年的一部杂文集,收录了鲁迅在1934年(民国二十五年)所写的杂文六十一篇。之所以称为“花边文学”,“一、因为这类短评,在报上登出来的时侯往往围绕一圈花边以示重要,使我的战友看得头疼;二、因为‘花边’也是银元的别名,以见我的这些..

按:《花边文学》是鲁迅晚年的一部杂文集,收录了鲁迅在1934年(民国二十五年)所写的杂文六十一篇。之所以称为“花边文学”,“一、因为这类短评,在报上登出来的时侯往往围绕一圈花边以示重要,使我的战友看得头疼;二、因为‘花边’也是银元的别名,以见我的这些文章是为了稿费,其实并无足取”。该书1936年6月由上海联华书局初版,并由鲁迅亲自设计封面。

近日在潘家园书摊购到一本1951年9月版《花边文学》。这是继民国二十八年、三十年、三十二年、三十五年、三十六年等版本后,在建国后出的第一个新版本。回家后翻阅,发现书后附一张勘误表,共计七处。逐一查对,感觉云里雾里,遂索性在旧书网上买了一本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联华书局的初版本进行比对。

这一比不要紧,发现除第2处、第4处、第6处为明显的印刷错误外,第5处“何常”改为“何尝”,其实可改可不改。但其余三处却都还颇值玩味,不妨说来与大伙聊聊。

顿号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第1处勘误为《未来的光荣》文中“只要看报上所载的德哥派拉先生的路由单就知道——中国、南洋、南美、英、德之类太平常了。”句中“南美、”应为“南美。”。这个自然说得通。但是引起我注意的是,在1936年《花边文学》初版本中该句为“只要看报上所载的德哥派拉先生的路由单就知道——中国,南洋,南美。英,德k之类太平常了。”,该用“、”处全部为“,”。这一下勾起了我的兴趣——不妨考证一下顿号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这里要先讲明一点:若单纯讲“、”符号的出现,可以说中国古代的“句读”中早已出现。句,标形为“○”,作用相当于今天的句号;读,标形为“、”,虽与顿号相似,但其作用却相当于今天的逗号。我想探究的是,真正现代意义上的顿号,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区别于古代的“句读”,我国近现代第一套新式标点符号方案是在1919年4月由胡适为首,钱玄同、刘复、朱希祖、周作人、马裕藻等6名教授在国语统一筹备会上提出的《请颁布新式标点符号议案》。该案于1920年2月2日由北洋政府教育部以第53号训令——《通令采用新式标点符号文》发布实施的,要求通行“。,;:?!“”—— ……()__ ﹏”等12类标点。这是中国第一套法定标点符号,其中所定的“点号”有两种形式:“、”和“,”,相互通用,其作用包含今天意义上的逗号和顿号。但在当时的一些宣教书中实际并未采用“、”,如1922年12月上海中华书局印行的《新式标点符号使用法》。

新中国成立后又根据实际情况和使用需要,对标点符号进行了研究整理,于1951年9月由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发布了《标点符号用法》。这是中国第二套法定标点符号,共列出标点符号14种,包括“。,、;“”:?!()—— …… []《》.”,其中正式将“、”符号作为顿号单独列出。

那么,“、”符号作为顿号是在1920年至1951年之间的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呢?

这就要说到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陈望道先生。是他首先在其著作《作文法讲义》(1922年)的附录中提出,把“、”和“,”分成两种不同的标点符号,并分别定名为“顿号”和“逗号”。

随后在1930年,国民党教育部在《划一教育机关公文格式办法》中,将顿号列为公文使用的14种标点符号之一,以政府文件的形式首次确定了下来。

因此可以说,现代意义上的顿号是在1922年“诞生”的,陈望道先生可称为现代顿号之父!

让人疑惑的“七十二疑塚”诗

第3处勘误为《清明时节》文中“于是后之诗人曰:‘遍掘七十二疑塚,必有一塚冢君尸’”句中“冢”应为“葬”。感觉用“葬”似乎是更通顺些了,可是查看1936年《花边文学》初版本中该句竟然依旧为“于是后之诗人曰:‘遍掘七十二疑塚,必有一塚冢君尸’”。如此看来,是1951年重印此书时的编辑改的了。那又凭何依据敢于擅改鲁迅先生大作呢?我想无非两种,一是与鲁迅先生原稿核对过,证明初版本即印错了;另一种便是找到了这句引用诗的原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