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归心》等三种现实主义题材作品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归心》等三种现实主义题材作品

2021年04月06日 14:25:08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了《洛城花落》《我和我的命》《归心》三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发布会

  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了《洛城花落》《我和我的命》《归心》三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发布会。   梁晓声《我和我的命》:关注亲情,聚焦“80后”女性命运   《我和我的命》分享会现场。   梁晓声在新书《我和我的命》里,刻画了一个是80..

  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了《洛城花落》《我和我的命》《归心》三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发布会。

  梁晓声《我和我的命》:关注亲情,聚焦“80后”女性命运

  《我和我的命》分享会现场。

  梁晓声在新书《我和我的命》里,刻画了一个是80后女孩的成长史——她是养父养母眼里的“小公主”,亲生父母眼里的“摇钱树”。她曾被遗弃,但面对血缘亲情,她有抱怨却不能决裂,有委屈却放不下责任。她在奋斗中寻找爱情和友情,被社会历练和洗礼之后,也开始重新感受亲情的意义。她和千千万万的普通青年一样,用城市奋斗扛起家庭的责任,面对故乡贵州,这个女孩也以亲情扶贫的方式反哺家乡。

  梁晓声

  梁晓声说:“《我和我的命》这部书的动念也有十年之久,我想写关于80后青年,写他们在刚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后的人生,给所有的80后鼓鼓劲,尤其给那些在北上广拼搏、打工的80后们,希望给他们带来一种动力。

  人民文学出版社臧永清认为:“梁晓声是一位密切关注现实的作家。从最早的《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等等,关心知青的命运;到现在,他最关心普通的底层人民的命运。这在中国作家中间这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品质。《我和我的命》写了一个普通女性多年来的挣扎和奋斗,另外,也从女性的个人成长经历看出了我们这个国家这些年的巨大变迁。”

  文艺评论家刘琼说:“梁晓声的小说写作,我认为受俄国文学影响比较深,他在小说里探讨很多人和世界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探讨人性的本质,探讨社会的本源,他会经常有这样的抒情、叛逆、思考。这些东西是特别吸引我的地方。他不仅仅是讲故事——讲故事是小说家基本的功能——他还会搭起一个舞台跟我们一起探讨,通过一个形象探讨生命的真谛、生活的本质、社会问题等等,这会激起我们情感的共鸣。”

  “从文学观、技术风格来看,这个小说里,还保持梁晓声特有的老实和调皮,比如书中的第340页,在他的虚构的小说里面,突然出现一个真实的人名,作家叶辛。他突然出现在虚构小说里面,但这个人物、这个作家是以本真状态出现的。这是梁晓声这样的作家在写作时在技术上的一份从容,可以打通我们过去说的虚构小说写作和非虚构的界限。”刘琼说。

  在贵州山区一个家庭里有三个姐妹,老三出生的时候,父母抛弃了她,于是接下来她的命运有了许多反转:这个女孩子被收养到玉县有身份的家庭生活,父亲是县长、市委书记,后来她的养母去世,又跌回过去的生活,出去打工,重建跟原生家庭的关系。“这看起来是一个女孩子的个人命运,背后其实探讨的就是女性的问题,也就是我们今天最时髦的问题,性别话题。故事讲述一个传统社会的女性的命运,她从出生开始就被抛弃,或者被歧视,然后自己怎么在现代社会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定位自己的人生,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要过怎样人生。”刘琼认为。

  《洛城花落》分享会现场。

  周大新《洛城花落》:一部小说版的“婚商学”

  “离婚冷静期”在最近成了热搜词,关于婚姻制度的许多讨论都为女性如何确立在婚姻中的位置,提出了新的话题。在《洛城花落》中,周大新用“拟纪实”的手法,从一个媒人的角度,用四次离婚庭审的忠实记录,讲述一段婚姻故事中的风花雪月和一地鸡毛。跟其他小说不同,这一次周大新关注的焦点是:考验婚姻的,从来不是现实困难本身,因为两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会雪上加霜。对婚姻来说,生活艰难远远不如互相猜忌更有杀伤力。

  在“审判婚姻”的外表下,周大新想要探究原生家庭带给人的情感能力,探究在智商、情商、财商之外,“婚商”的问题。所谓爱情需要浪漫,婚姻需要包容,都是学习的表现,都是提高“爱商”和“婚商”的办法。不要到了离婚的法庭上,才发现自己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周大新用这部新书,融汇法律和人情、偏见和洞见,书写了一部“理性婚姻指南”,更书写了“爱的幸福提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