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震撼之后:中拉文学平静“共时”对话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爆炸”震撼之后:中拉文学平静“共时”对话

2020年10月15日 22:04:42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1950年1月,智利诗人聂鲁达的诗集《让那伐木者醒来》中译本面世,这是中国出版的首部单行本拉美文学书籍。据笔

  1950年1月,智利诗人聂鲁达的诗集《让那伐木者醒来》中译本面世,这是中国出版的首部单行本拉美文学书籍。据笔者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共计1015种拉美文学作品远涉重洋,陆续抵达中文世界。70多年来,中国读者正是通过阅读这些作品,去想象拉丁美洲,去接近文学..

  1950年1月,智利诗人聂鲁达的诗集《让那伐木者醒来》中译本面世,这是中国出版的首部单行本拉美文学书籍。据笔者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共计1015种拉美文学作品远涉重洋,陆续抵达中文世界。70多年来,中国读者正是通过阅读这些作品,去想象拉丁美洲,去接近文学世界中的拉美现实。细查陈列在“中国书架”上的图书,不难发现,书写这部拉美文学汉译史的并非只有译者、编辑或出版社,推动译介与传播的大时代也是其重要的执笔者之一。

  作为一项跨文化交流活动,拉美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及传播历程,无法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史、对外交流史和中拉关系史等历史框架而存在。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并兼顾时间段的相对均衡,我们将1949年以来的拉美文学汉译史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1978年、改革开放至1999年及21世纪以来三个时期进行考察。

  文化外交:同为“第三世界”的共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促进了文化事业的发展,为外国文学的译介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新生共和国面临复杂的国内外政治局势,文学翻译不可避免受到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据统计,1949—1978年,中国共出版了85种拉美文学作品,绝大部分出版于1966年之前。总体来看,这一时期的拉美文学汉译呈现出如下两大特点。

  一是文学成为中拉民间外交的一种载体。此时拉美文学的译介,不仅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更是被赋予了某种特殊的使命。当时主张积极稳妥地开展中拉民间外交,进而推动官方关系的建立。文学领域的交流成为当时中拉民间交往的主要形式之一,起到了铺路搭桥的重要作用。

  第一位访华的拉美知名作家是聂鲁达。1951年9月,聂鲁达从苏联赴华,向宋庆龄颁发“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国际奖。1953年之前,在中国仅有3种拉美文学图书出版,作者均为聂鲁达。可以说,聂鲁达是当时拉美文学的代言人,但其影响并非局限于文学领域,而是具有中拉交流信使的作用。因此,聂鲁达被周恩来总理称为“中拉友好之春的第一燕”。此后,共计50余位拉美作家陆续进入中国读者视野。由于当时提倡“广交朋友”,被译介过来的作品并非限于几个拉美文学大国,而是广泛分布于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纵观拉美文学汉译70年的历史,这一时期的国别分布最为广泛,达18个国家之多。

  20世纪70年代,中国与11个拉美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也随之打开新局面。不可否认的是,处于初始阶段的拉美文学汉译作为“文化外交”的重要途径,为中拉民间外交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是这一时期拥有汉译作品的作者基本都是左翼作家。其中多位获得“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国际奖,如智利诗人聂鲁达、巴西作家亚马多、古巴诗人纪廉、危地马拉作家阿斯图里亚斯和阿根廷作家瓦莱拉等。这些作家中不乏文学大家,且普遍理解中国,认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聂鲁达和亚马多是这一时期拥有汉译作品最多的拉美作家,前者的诗集《让那伐木者醒来》等,后者的小说《饥饿的道路》《无边的土地》多次再版,广受中国读者欢迎,两人的作品数量总和占到这一时期作品总量的16%。古巴是拥有汉译作品最多的拉美国家,约占总量的19%。

  此时的拉美文学汉译作品多为社会现实主义风格,以拉美人民反帝、反殖民、反霸权的故事和反映他们的现实生活为主要题材,字里行间呈现的是一个与中国同为“第三世界”的拉丁美洲。如聂鲁达的长诗《向中国致敬》中这样写道:“世界各民族一起望着你,啊,中国!/他们说:‘我们当中出现了一个多么坚强的兄弟啊!’/……玻利维亚的英勇的矿工,/宽广的巴西土地上的工人,/还有巴塔哥尼亚的牧羊人,/他们都注视着你,人民的中国,他们都向你致敬!”这首诗也可以用来诠释中国读者通过汉译作品看到的拉美社会和人民:拉美是我们“坚强的兄弟”,在那片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和我们一样的人民。当时的中国读者,在拉美文学汉译作品中体验到了同为“第三世界”的共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