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乡村遇上文学大家会如何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当乡村遇上文学大家会如何

2019年11月06日 09:56:00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5月的黄土高原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绿树成荫、花开芬芳。5月9日至16日,首届吕梁文学季的主会场落户在汾阳的小

  5月的黄土高原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绿树成荫、花开芬芳。5月9日至16日,首届吕梁文学季的主会场落户在汾阳的小村子贾家庄,在经过改造的水泥厂中央的贾樟柯艺术中心广场上,在贾街任意一家小吃摊位前,在作家村前面的小桥流水畔,在汾阳中学的老会议厅里,莫言、..

  5月的黄土高原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绿树成荫、花开芬芳。5月9日至16日,首届吕梁文学季的主会场落户在汾阳的小村子贾家庄,在经过改造的水泥厂中央的贾樟柯艺术中心广场上,在贾街任意一家小吃摊位前,在作家村前面的小桥流水畔,在汾阳中学的老会议厅里,莫言、余华、苏童、阿来、格非、西川、叶兆言、李敬泽等当代文学大家或者在读诗、或者在开探讨文学和人生、或者在开研讨会、甚至或者是在教小学生读唐诗写作文。

  “我们可不可以在乡村谈文学?”贾樟柯在文学季筹备期发出的提问,在文学季现场,蜂拥而至的各位大家的拥捧者给予了肯定的答案。阿来曾笑称:这个日光浴晒得好!苏童说:没想到天气这么热,大家还这么热情!

  当文学的种子在一个乡村生根发芽,文化就会“种”到田间地头的每个人心间!

  六场大家演讲是首届文学季最引人注目的存在,关于乡村、关于故土,在时代大背景深深触及这些文学家的内心和灵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乡村和体验——

  格非:乡村的消失意味着什么

  “我不是可惜村子不见了。沧海变桑田,历史的变换不是特别奇怪的。奇怪的是一个有历史感觉的地方突然终结,一些重要的记忆,它们仍然鲜活地呈现在我眼前,可眼下遭到人为的、轻浮的忽略。这一巨变对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才是思考的重点。我小时候所接触的那些人,他们有才华、有性格,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记忆里都还闪光,犹如昨日。现在他们大多已衰老,或者说正在死去,表情木讷,蹲在墙角跟人聊天。他们曾经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都随青烟散去。不过无论如何,他们的一生需要得到某种记述或说明。

  到了那个时候,大地复苏,万物各得其所。到了那个时候,所有活着和死去的人,都将重返时间的怀抱,各安其分。到了那个时候,我的母亲将会突然出现在明丽的春光里,沿着风渠岸边的千年古道,远远地向我走来。”

  阿来:乡村重建与士绅传统

  “我们知道中国有一个词叫士绅,在过去旧社会里,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当中,有时士绅是二而一的,但更多的时候,士是士,绅是绅,士是读书人,是读书以求仕进,以求明心见性的读书人;绅,是乡绅,是有产者,也是宗法社会中的家族长老。很多时候,士就是从绅这个阶层中培育生长出来的。

  在封建社会当中,就是士与绅这样两种人成为中国社会的两个支柱,除了皇帝从中央开始任命到县一级的官员以外,他不再向下任命官员,王权的直辖到此结束。

  今天中国社会已经改天换地,我们大概可以说士这个阶层,也就是知识分子阶层还在,虽然在国家体制中的存在方式与从前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但还是继续存在。但是,绅,乡绅这个阶层却是永远消失了……在许多历史节点上,士和绅这样两个阶层,都曾向中国人展示了他们品格中最美好最灿烂耀眼的那一面。”

  西川:前现代诗歌写作与现代诗歌写作

  “一旦古人的书写不再是知识,不再是需要被供起来的东西,不再神圣化,你就会在阅读和想象中获得别样的感受。

  古人并非高不可攀;我们从当下出发,只要能够进入前人的生死场,就会发现前人的政治生活、历史生活、道德麻烦、文化难题、创造的可能性,与今人的状况其实差不了多少;古人也是生活在他们的当代社会、历史逻辑之中;而从古人那里再返回当下,我们在讨论当下问题时便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明代以来,他们甚至也不想把诗歌带向哪里,而是乐于被诗歌带向某个地方——家乡、田园、温柔乡、青楼、帝都、山川河流,或者过去的远方,如废墟、古战场等等。所谓不把诗歌带向哪里是指:他们不考虑在创造的意义上对诗歌本身进行多大改造。他们不改造诗歌的形式,不发明诗歌的写法。”

  叶兆言:废墟上的怀旧

  “人之本性,难免喜新厌旧,怀旧却会有别样风光,会很时髦,会显得很有文化。

  怀旧仅仅作为一种时髦没有意义,怀旧从来都不是简单守旧,从来都不是庸俗复古。一个真心喜欢怀旧的人,往往会是个理想主义者。历史经验值得注意,历史教训必须吸取,温故可以知新,怀旧能够疗伤。怀旧不应该成为简单的目的,不应该只是停留在文化层面上。在城市现代化建设中,怀旧也许只是想提醒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是为了继往开来,因为没有过去,也就没有了未来。”

  苏童:我的乡村,我的街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