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本土科幻文学博士毕业:让更多人知道科幻的好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首个本土科幻文学博士毕业:让更多人知道科幻的好

2019年10月05日 08:23:57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5月30日,姜振宇和同门师弟肖汉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成为国内第一批毕业的科幻文学博士。 “科幻文学博士是培

  5月30日,姜振宇和同门师弟肖汉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成为国内第一批毕业的科幻文学博士。   “科幻文学博士是培养科幻作家吗?每天看看科幻小说就行?毕业能找到工作吗?”这是姜振宇四年前,被录取为国内第一个科幻文学方向的博士生以来,最常听到的三个疑问。..

  5月30日,姜振宇和同门师弟肖汉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成为国内第一批毕业的科幻文学博士。

  “科幻文学博士是培养科幻作家吗?每天看看科幻小说就行?毕业能找到工作吗?”这是姜振宇四年前,被录取为国内第一个科幻文学方向的博士生以来,最常听到的三个疑问。

  2015年8月,科幻作家刘慈欣《三体:地球往事》获得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中国科幻逐渐从小圈子进入到公众视野。

  这个夏天,姜振宇的选择仿佛开始被理解。他的亲戚朋友依然分不清科幻文学的文理科区别,他们会嘟囔,真的有这么多人喜欢科幻小说吗?但让他惊喜的是,“他们开始对不太懂的东西,保持一点尊重”。

  博士毕业,姜振宇将成为一名高校青年教师。他坦言,招收科幻文学方向硕博士只是权宜之举,目的是希望将科幻的名头打出去。而早在两年前,随着导师吴岩教授工作调动,这一方向硕博士已停止招生,博士共计招收了三届四人。

  即便如此,他发现,同道的人越来越多,靠谱的科幻作家、靠谱的研究者和靠谱的科幻迷。

  “怎样算是靠谱?”

  “像我一样,就挺靠谱。”

  成为国内第一个“科幻博士”

  “在你看来,科幻的内核是什么?”

  “科技经验。”

  这是姜振宇在博士论文答辩现场,遇到的一个问题。他停顿了几秒,补充道,“科幻是处理伽利略用望远镜杀死嫦娥之后,我们面对死寂的环形山,怎么来写诗的问题”。

  36个字,拗口又生动,他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在电话里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跟着解释道,科幻关注的是,在科技主宰生活之后,我们怎么重新做出反应,怎么来处理审美、意义,以及如何生活这些复杂的问题,这是科幻作品背后共通的一套逻辑,“很让我着迷”。

 在浙江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读本科期间,他曾留意每一本书中关于科幻的只言片语,看到譬如科幻小说被一句话归类到通俗文学,“2000年中国才出现科幻小说”之类的论断,就有“不断去找他们辩论的冲动,很生气”,他不明白,为什么国内外一些顶尖的文学研究者,会对科幻持有这么大的“偏见”。

  他搜索到作者邮箱,发出一封颇有礼貌的邮件,请教这些结论如何得出,“得到的回复是,他们对科幻并不了解,或者已经不再研究这方面”。他感到失落。

  他的周末泡在杭州大大小小的书店,满书店找科幻书籍,看它们的分类、定价、装帧设计、摆放位置。他发现,大多数书店不看重科幻书籍,随便搭着青春文学卖几本,“很混乱”。

  等到2012年去中国社科院读文艺学硕士,他向老师们请教曾读到的关于科幻的诸多偏见。老师告诉他,那些看上去很荒诞的结论,可能产生于一些不同的话语环境,“你要反驳一个观点,就要去反驳他的前提和逻辑”。他受到启发,逼迫着自己啃了二十几本大部头理论著作,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在为读博做扎实的学术训练”。

  他是吴岩教授课上的常驻旁听“嘉宾”,当时从学校所在的房山区去吴岩任教的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地铁行程最快需要1小时48分钟。路上的时间难熬,他索性在地铁上读科幻小说和文学理论书,苦中作乐地想,“是很好的自习室”。

  蹭了三学期的科幻文学理论研读课,十几人围成圆桌讨论,姜振宇少有缺席,乐在其中。吴岩回想说,每学期蹭课的同学都挺多,姜振宇给他留下的印象不错,“读理论能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姜振宇的妻子是当时一起蹭课的同学,她笑称,感受到来自学霸的气场,“他读得很快,想法也很好,我都会默默记笔记”。

  2014年初,姜振宇得知,吴岩次年将招收国内第一个科幻文学方向的博士生,属于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下设的研究方向之一。

  吴岩向报考的同学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希望寻找一起做科幻文学研究的伙伴,“他得是个铁杆科幻迷,有做文学理论研究的能力”。他强调,科幻文学是个严肃的学科,“不会因为是第一次开,是新鲜学科,而降低研究水准”。

  其实早在2003年,吴岩就已开始招收科幻文学方向硕士生,每年1-3人,但截止到2017年停止招生,真正热爱科幻的学生一只手数得过来。“参加考研的铁杆科幻迷大部分达不到文学硕士的录取分数线,多数调剂过来的同学对科幻并不感兴趣,出现很多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