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贝克的文学世界和现实关怀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斯坦贝克的文学世界和现实关怀

2019年10月04日 21:03:37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愤怒的葡萄》《人鼠之间》《烦恼的冬天》也许是斯坦贝克最重要的三部作品。三部作品特色各异,却有内在的共

  《愤怒的葡萄》《人鼠之间》《烦恼的冬天》也许是斯坦贝克最重要的三部作品。三部作品特色各异,却有内在的共同指向。

  无论是描写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流民生存境遇的《愤怒的葡萄》,还是写流动劳工的《人鼠之间》,还是描写中产阶级堕落的《烦恼的冬天》,都体现着斯坦贝克明显的现实主义风格,体现了他对社会的强烈关注,更重要的是强烈的同情与理解。故事中的人大都身处绝望中,斯坦贝克却没有完全放弃过希望。

  此外,三部作品也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斯坦贝克的理念。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金钱的关系、人与宗教的关系,乃至人与自己的关系应如何处理,在故事中都有明确的体现。这种复杂的观念,体现着人类某些共同的认知,也让斯坦贝克的作品突破了时代局限,达到了文学上的普遍性。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几位相关研究者、译者,深入探寻斯坦贝克的文学世界。

  对话孙胜忠

  敬畏自然的生态观

  新京报:《愤怒的葡萄》中有不少对自然(土地、洪水、树木等)的描写,这些描写在书中有怎样的作用?反映了人与自然什么样的关系?

  孙胜忠:斯坦贝克在《愤怒的葡萄》中一方面强调自然资源的重要性,一方面揭露了边疆神话:广袤的土地以及伊甸园式的承诺(只要勤劳就能获得丰厚的收成)。小说中的大自然是一个整体,其中各要素是相互关联的,例如,控制了水就控制了土地。作者批判了那种掠夺式的农耕方式,结果造成了风沙侵蚀区

  (the Dust Bowl)

  ,土地及居民均成为牺牲品。20世纪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上的生态灾难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人们对棉花和粮食的大量需求有关,战争造成棉花和粮食价格飞涨,于是,政府号召人们大量种植棉花与粮食,疯狂攫取自然资源:“棉花会把土壤榨干,像吸血鬼一样把土壤的养分吸得一干二净。”

  作者对自然和土地的描写是为小说主题服务的。小说中的阶级分化源于银行和财团对该地区最宝贵资源的控制:银行和财团是“巨兽”,“它们呼吸的是利润,吃的是利息”。当土壤枯竭之后,它们就会把这里的佃农赶走,把土地卖掉。这便是当地人无家可归,被迫西迁的原因。

  但小说在突出阶级差别和冲突的同时也彰显了一种敬畏自然的生态观:人与自然应该和谐相处,人对自然的粗暴行为必然造成生态灾难,最终殃及人类自身。资本主义对土地的工业化操作和竭泽而渔式的经营方式是对土地属性的无视。

  不仅进入美国人的意识

  还进入良知

  新京报:《愤怒的葡萄》有明确的写作背景,即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但至今仍被很多人研究。让本书超越特定时代的因素有哪些?

  孙胜忠:斯坦贝克总体上来说是一位现实主义小说大师,他在小说中以大萧条为总背景,多呈现具体、甚至琐屑的日常生活场景,这种注重事实的描写令人信服,但现实主义的笔触并非斯坦贝克作品魅力的全部,更重要的是他在小说中所选择的主题。这些主题不仅是“严肃的和揭露性的”,而且是“永恒的”,如生与死、人对能够实现自己抱负的自由世界的向往等。他的思考和观察不仅反映了美国的社会问题,也不局限于小说描写的20世纪30年代,而是超越美国和那个特定时代的。

  我觉得它的超越时代性是由其具有多维阐释空间的特点决定的,从社会经济决定论到超然的精神性,读者可以多角度、多层次来欣赏这部小说。它既是一个家庭在美国这片“乐土”上求生存的故事,又是有关流动农民与命运抗争的故事,推而广之,它还是美利坚民族的故事。在更高层次上来说,它是有关人类如何寻求理解自己对同胞及所栖居的地球的承诺或应承担的义务的故事。最后这层解读源自小说所隐含的《圣经》典故。

  

斯坦贝克的文学世界和现实关怀

  《愤怒的葡萄》电影剧照(1940年)。

  《愤怒的葡萄》这个书名取自朱莉娅·沃德·豪的《共和国战歌》——一首美国内战之歌。斯坦贝克对他的作品代理人说,他喜欢这个题目,因为“它是一首进行曲,这本书也是某种进行曲……而且因为就这本书而言,它有一个重大意义

  (a large meaning)

  。” 那么,这个“重大意义”是什么呢?斯坦贝克可能指书名中“葡萄”的象征意义,它象征着耶稣的子民。在《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15章第5节中,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小说中“互助友爱”这个主题得益于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5章第12-13节所说的话:“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如此看来,小说不仅仅讲述的是美国大萧条时期一个家庭乃至迁徙农民的悲惨遭遇,它还让人联想到美国内战、美利坚民族的历史,更具有宗教象征意义。它“不仅进入美国人的意识,还进入了其良知”,引起了不同时代读者的共鸣,因此,它是超越时代的文学经典。只要人们还梦想拥有一个能使自己有尊严地活着,并能收获自己独特理想的社会,那么,《愤怒的葡萄》就仍然拥有读者,也就依旧有为读者提供阐释服务的研究者。

相关文章

    北京的文学馆开到了丽江

    北京的文学馆开到了丽江

    《十月》杂志、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十月”作为一个北京土生土长的文学品牌,早已在读者之中有口

    2019-09-28 吴坤 

    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情感表达

    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情感表达

    这是一个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它带给人们工作、学习上的便利,也在改变着人的行为方式,以及内心的情感

    2019-09-28 吴坤 

    拾荒女孩的文学梦

    拾荒女孩的文学梦

    命运和李思盈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那年她刚15岁。一夜之间,她从衣食无忧的“小公主”变成了靠捡废品来维持生

    2019-09-27 吴坤 

    蒙曼:时代呼唤着充满青春底色的文学作品

    蒙曼:时代呼唤着充满青春底色的文学作品

    诗词大会妙语连珠,《百家讲坛》引经据典,大学课堂旁征博引,走进社区谈诗论文……从《百家讲坛》到《中国诗

    2019-09-26 吴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