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纯文学的迷思 青年作家远子、静岛携新书做客深圳本来书店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走出纯文学的迷思 青年作家远子、静岛携新书做客深圳本来书店

2019年09月27日 21:20:36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日常生活的繁杂与网络技术的便捷,不断削弱着文学的力量与吸引力。与可读性更胜一筹的类型文学相比,以揭示存

  日常生活的繁杂与网络技术的便捷,不断削弱着文学的力量与吸引力。与可读性更胜一筹的类型文学相比,以揭示存在为典型特征的“纯文学”,似乎更加不受时代待见。作为文学创作者该如何审视文学,又该如何在时代洪流中找准自己的位置与方向?   7月13日,青年作家..

  日常生活的繁杂与网络技术的便捷,不断削弱着文学的力量与吸引力。与可读性更胜一筹的类型文学相比,以揭示存在为典型特征的“纯文学”,似乎更加不受时代待见。作为文学创作者该如何审视文学,又该如何在时代洪流中找准自己的位置与方向?

  7月13日,青年作家远子携新书《白日漫游》、静岛携《不过神仙和没事妖怪》,共同做客深圳本来书店,探索文学如何与现实共处、面向未来。

  没有文学类型,只有文学家

  同作品的特质和读者们的印象一样,远子与静岛各自对自身的定位,也是分别走了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的路线。 《白日漫游》所描写的颓丧、压抑、绝望,时常使读者敬而远之,大段的独白与控诉甚至被读者指责为任性的表达欲。但实际上,远子有着自己的谦虚和沉静的思考。

  “我和静岛不同,我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很不擅长写故事,所以类型文学才写得很少,”远子笑道,“和类型文学相比,纯文学的写作门槛其实更低。每一次征文,‘文艺小说’的投稿量都远远高于类型小说的投稿量。也许尝试一下,会发现类型文学没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写。对我而言,我也只能写纯文学。”

  辞职离开北京、回到乡下之前,远子曾在文学网站做过数年编辑,这份经验也使他看到了更多关于文学,尤其是纯文学的成见之外的东西。他认为,纯文学与类型文学之间的界限并不那么明显。“套用贡布里希的说法,这世上没有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等种种文学类型,而只有各式各样的文学家。”二者之间的区分更不是质量的分野。因此,作为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并不会刻意在类型上凹造型,注意力还是在书写本身。

  痛苦是人性的证明

  不管是纯文学还是类型文学,对于书写什么,似乎都有两个取向。一个是紧贴现实,所有的抒情、想象或幻想都在现实的根基上展开,另一个则是远离现实,展现的是一种架空的世界观。

  “这两种写法都可以写得很好,但我个人更偏爱于贴近现实的作品,”远子说,“书写现实,其实才是更容易超越时代的写法。我们就活在历史和现实之中。处于历史之中的作家不去书写历史,活在现实之中的作家不去反映现实,是对时代的辜负和浪费。”“文学是一个非常宽容的领域,它和现实的关系是多样的。无论如何,文学来自现实。”静岛说道。

  曾有读者这样贬斥《白日漫游》:我的生活已经够痛苦了,为什么还要去理解你写的痛苦?在读者提出之前,作为创作者的远子就已经考虑过这一点。

  “我觉得痛苦是人性的证明,”远子说,“在一个令人窒息的环境里感到压抑,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而绝望则是对可能性的认可。绝望是一种极端的希望,带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力量。我们不应该拒绝人性,拒绝可能性。这样才会有更多新鲜的经验进来。”

  静岛对此也抱持乐观态度:“活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不免要面对痛苦,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处理痛苦。创作就是对痛苦、对现实的一种对抗,这是件好事。”

  不过,远子还指出更深微的一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虽然生活在现实之中,但未必时时感到痛苦、压抑、绝望。“生活太琐碎了,以致你甚至不能长时间拥有一份完整的情绪。但是文学里面有这种完整性。”远子继续补充道:“文学里的情绪其实是建构出来的,是审美的对象和产物,并不和我们的生活一一对应。如果完全等同于生活,那文学也就没有什么可看性了。”

  文学与电影的竞争

  现实在不停扩大,而且越来越虚拟化,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多地在线上完成,产生交集的公共空间在不断丧失。生活已经足够琐碎,高科技又助推了当下时代视觉文化的繁荣,影视剧、短视频和140字符,纷纷抢占人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少的人会去连贯地、投入地阅读文学,尤其是纯文学。不过,对于文学市场的萎缩,两位作者有着乐观的警觉性和竞争意识。

  “高速意味着浅薄,但深入思考才是有意义的,”静岛说道,“抵抗住被更直接的信息打断,拥有自己的深入思考和阅读经验,我就不至于被时代拖着走。”就她的阅读经验,有一些文学是无法被任何影像取代的。例如诗歌,诗歌的信息量是流动的、难以捕捉的,当你用影像去再现诗的时候,就杀掉了诗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