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全媒体”时代的中国报告文学转型_文学新闻

青春文学网 > 文学新闻 >

论“全媒体”时代的中国报告文学转型

2020年02月07日 20:22:21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中国报告文学在近代发生,定名于20世纪30年代,自成一体、蔚为大观则到改革开放后的文学新时期,推衍至今有百余

  中国报告文学在近代发生,定名于20世纪30年代,自成一体、蔚为大观则到改革开放后的文学新时期,推衍至今有百余年的历史。时代生活及其特定的社会存在不仅规制着文体的“兴”与“废”,也影响它内在的“文变”。相比其它文体,报告文学与时代关联更为紧密。作为..

  中国报告文学在近代发生,定名于20世纪30年代,自成一体、蔚为大观则到改革开放后的文学新时期,推衍至今有百余年的历史。时代生活及其特定的社会存在不仅规制着文体的“兴”与“废”,也影响它内在的“文变”。相比其它文体,报告文学与时代关联更为紧密。作为一种特殊的时代文体,报告文学的与时俱进,是它的题中应有之义。同时,报告文学又是基于新闻传媒生成的文体。近代而今,新闻传播的载体和方式,发生了许多重大的变化。这也直接导引着报告文学文体的转型开新。言及文体有所谓大体须有,定体则无之说,大体须有,指文体有其不变的基本定性,而定体则无,意谓文体流转之间没有一成不变的定格。就报告文学而言更是这样。它的“大体”就是原初基于新闻文学的客观真实性,即非虚构性,这规定了这一文体的根本属性,未可弃置,而其它的属于某个时段所特有的一些体性,都可能有所变异。全媒体时代不单是媒体技术和传播形态有了史无前例的创新,而且也部分地改变着时代生活和人们的价值取向。它也以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力量,直接改造着报告文学的内涵和书写形态。本文将报告文学置于全媒体时代这一语境之中,考察在此时空中报告文学转型的具体情状,并分析促成这些变化的因素及其意义。

  一 “全媒体”语境与报告文学

  “全媒体” 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学术概念,它更多的是作为媒体传播形态的一种描述。“全”对应的是单一,全媒体“具体来说,是指综合运用各种表现形式,如文、图、声、光、电,来全方位、立体地展示传播内容,同时通过文字、声像、网络等传播手段来传输的一种新的传播形态。”[1]全媒体以现代信息、通信、网络技术为前提,“是在具备文字、图形、图像、动画、声音和视频等各种媒体表现手段基础之上进行不同媒介形态(纸媒、电视媒体、广播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之间的融合,产生质变后形成的一种新的传播形态。全媒体通过提供多种方式和多种层次的各种传播形态来满足受众的细分需求,使得受众获得更及时、更多角度、更多听觉和视觉满足的媒体体验。”[2]这里的诠释,大致上给出了“全媒体”的生成模式和基本特征。

  21世纪是信息传播的全媒体时代。全媒体的信息传播,实现对受众最为迅捷的全方位的,最具吸附力的传播效果。全媒体语境对文学的写作、传播、消费等产生重要的影响,对于报告文学文体的影响则更为直接而显著。从发生论的原本看,报告文学(Reportage)是一种新闻文学样式。“报告文学乃至通信文学的名称,是Reportage的译语。这,是从外国语Report而新造的术语,大概,在外国字典上还没有这个生字”;“这种文学形式,当然不是从前就有。这,始终是近代的工业社会的产物。”[3]由报告文学的文体定名,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它具有先在的新闻基因。报告文学是基于近代新闻传播而发生的一种独特的写作方式。报纸是其时报告文学的基本载体,作为一种特殊的公共空间,报纸吸引读者的是它承载的最新而重要的新闻信息。原先过于简略的消息,已不能满足受众的阅读需求,这样一种既新闻也文学的新的写作方式就应运而生。从报告文学发生、发展的历史看,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其关键词是新闻。报告文学是新闻的衍生品,或者就是新闻的一种品类。

  作为一种独特的新闻文学样式,报告文学的发生、发展与媒体方式以及特殊的媒体生态有着直接的链接。在传统媒体时代,由于媒体存在着更多的有限性和制约性,报告文学承担着独特而重要的新闻传播功能,报告文学文体的优势很大程度上来自其特殊的新闻性“红利”。我们耳熟能详的报告文学作品《谁是最可爱的人》《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等,有时被指称为散文特写或新闻通讯,这正是报告文学新闻化的例证。其时的作品大多为“文学的”报告(新闻),中心词是新闻,取事关注新闻题材,篇幅多为快捷而成的短制。在20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中国的“小皇帝”》《国殇》《伐木者,醒来!》等“问题报告文学”,与其说是报告文学的成功,倒不如说是新闻借报告文学的形式而代偿的特殊影响。新闻性奠定了这些作品的基本价值和功能。及至“全媒体”时代,新闻传播的便捷化、多态化、即时性等,显著地改变着报告文学的写作和接受,报告文学原有的写作制式受到了直接的挑战。先是有评论家发出极具刺激性的“恐龙已死”的预警,“有一种文体确实正在衰亡,那就是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让我们确认‘恐龙已死’”[4]。此后,曾经发表过《哥德巴赫猜想》等重要作品的《人民文学》,弃现成的报告文学之名不用,开设“非虚构”专栏,“希望由此探索比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更为宽阔的写作,不是虚构的,但从个人到社会,从现实到历史,从微小到宏大,我们各种各样的关切和经验能在文学的书写中得到呈现”[5]。一时引发了报告文学与非虚构的称名之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