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欧美文学批评_美文欣赏

青春文学网 > 美文欣赏 >

21世纪欧美文学批评

2023年01月22日 12:17:27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人类进入21世纪后,面临着诸如宗教、伦理、科技、民粹、全球化危机、地区战争等许多棘手并带有全球化意义的新问

人类进入21世纪后,面临着诸如宗教、伦理、科技、民粹、全球化危机、地区战争等许多棘手并带有全球化意义的新问题。科学技术的进步不只给人们生活带来了便捷或提高了生活的水平,也给社会和文化领域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法国哲学家米歇尔·塞雷斯面对日益进步的科学技术就曾喟叹:人类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客观技术,而客观技术又依赖于所谓的硬科学……自然科学改变了自然、身体和世界,有时甚至改变了文化,而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描述了它们的对象,却没有改变它们。”[1]在自然科学的强力入侵下,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在改变世界方面越来越变得无能为力了,正如美国学者威廉姆·鲍尔逊所说:“文学文化的物质条件正在被新技术和媒体所改变,而经济、生态和文化的发展速度正在加快,科学变革正在使这个更大的世界成为一个与19世纪和20世纪大部分现代文学文化所处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2]

世界的构成格局在飞速地变化着,文学艺术又是对世界的反映,所以它也不可能不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这就决定了21世纪的文学批评理念与模式都会发生相应的改变。这种改变的总体倾向,大致可以做如下的勾勒:它不仅对那些反映社会问题的文学作品,展开了一些诸如生态问题、女性问题、族裔问题等主题性的讨论,更为重要的是,它把研究重点偏移到了这个世纪的文化架构和与此构架相关的诸多更为宏观而笼统的问题上,如道德与美学、技术与文学、文学研究与人文精神的未来等。

能给21世纪欧美文学批评直接带来影响与冲击的因素很多,但首要的一个因素则还当属科技。戴维·F.华莱士在1993年发表的一篇名为《多重轨道上的单车:电视节目与美国小说》的论文中指出,文学将从后现代的反讽文学转向真诚文学。[3]华莱士的观点一方面影响了一大批看着电视节目成长起来的新世纪读者。他们对“多重轨道上的单车”感触颇深,电视剧已经开始广泛采用小说的叙事技巧,认为有一个iPad就足够利用业余时间来观看电视节目了,而作为文学作品的小说已是多余[4];另一方面,华莱士的观点引发了一场关于后现代文学与后后现代主义(post postmodernism)文学之间差异的讨论,并由此衍生出了一些有关文学创作与批评的新话题,譬如,后人道主义的伦理挑战[5]、作者的死亡和学科的诞生[6]、后后现代的不满[7]、后现代主义之后的幽默[8]等。一些后现代作家,(如托马斯·品钦)被另外一些秉持单一寓意原则(single-entendre principle)的(后后现代主义)作家(如麦克·谢邦)所取代。

从某种程度上说,后后现代主义的风头超过了后现代主义。一个突出的标志是,“9·11事件”之后,几乎没有作家公开谈论“他者”或恐怖分子了,多数作家更愿意写一些有关家庭生活的作品。像杰伊·麦金纳尼(Jay McInerney)、阿伦德哈迪·罗伊(Arundhathi Roy)、扎迪·史密斯(Zadie Smith)、伊恩·迈克尤恩(Ian McEwan)等许多成名作家都表示自己面对这个世界,有一种无力和无用感,并表示像“9·11”这种恐袭事件是难以用语言加以表现的。[9]即便是唐·德里罗(Don DeLillo)这样的作家也是在事件发生多年后,才创作出了反映“9·11”事件的作品《坠落的人》(Falling Man,2007)。这种创作上的无力感和摒弃后现代反讽的趋势,延伸到了学术界,有些批评家就宣称后现代已经结束了,并认为一种新的表达单一寓意的“类型小说”将会对其取而代之。[10]其中,丹尼尔·贝尔的观点更为激进一些。他在谈及21世纪的文化框架时认为,随着20世纪末所终结的不只是“意识形态”或“所有的意识形态”,而且还终结了整个西方历史环境,即从宗教到普遍世俗意识形态都先后终结了;[11]这种终结论的观点也并非耸人听闻,终结的确是无处不在,甚至连那些借助媒体写作的网络一代(the dotcom generation)也开始解体。[12]

面对这样一种所谓后后现代主义的创作局面,有学者转而开始讨论审美和“新伦理”。持有“新伦理”观点的学者认为,“当代文学理论中道德反思的回归,实际上是一种双重回归:对伦理的重新追求是对文学的一种新的赞美——伦理的复兴也是对文学的一种辩护。而正是这种双重努力,文学理论和道德哲学在21世纪找到了共同点。”[13]这位学者显然对伦理在21世纪的文学中出现了重新追求与复兴的势头,表示了极大的振奋。不过,欧美学术界对此的看法历来就不一致,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