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为重逢、 我在”那里“等你路过》_经典语录

青春文学网 > 经典语录 >

《 只为重逢、 我在”那里“等你路过》

2021年05月25日 00:27:33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 只为重逢、 我在”那里“等你路过》 我一直记得你转身后我还在期待,期待从来不会发生的奇迹,这么长时间了

  颜钥,或许是你真正的教会了我什么才是真的爱情,像你说的那样爱情真的没有对错,没有配与不配,你没有留下来我想大概我是不必挽留的,我背叛着自己的内心为你回忆了我们太多过去,我能感觉到我的指尖在滴血、生命在流失,让我的自信变得那么苍白。对。那是属于我们的过去,,,一滴,,,一滴

  像太多人一样我们竟不知被如何安排走到了一起,只记得我们当时的爱情像是惊世骇俗,许下太多誓言,走过太多天真,可心里一直明了我们虔诚的信念会被世俗的尘雾缠绕,不能自由翱翔。高贵的灵魂在现实中找不到跻身的净土只能隐埋。却始终对你傻傻的笑着说:你有我就有了未来

  那一天。。(xx校园)

  那是初夏,一个美好的季节,传说所有的爱情发生的季节,人群之中唯独望见你。像是被修饰了光环,只记得在我心中闪耀好久,或许是早已相识对你了解至深一样,看穿了你的疲惫,修长的手指拖着笨重的行李箱看起来楚楚可怜。

  “苏染,看,又转来一个美妞,很漂亮哦,好像是转到我们班里,这下热闹了”顾一飞仿佛永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偏偏是我最铁的兄弟,而我明明早已心动却装作视若无睹的样子,最后只能慌乱中说了一句‘与我何干’而慌忙躲开。

  仿佛见你一眼就已铭记,总是期待与你相识却不敢靠近半步,你冷漠的表情像是冰封了所有,闪耀的光环不会因我而褪去,我们的世界像是隔了一层薄薄的玻璃,你就这样每天走来走去我却踏不进你的世界半步,每次擦肩而过你都回眸一笑仿佛看穿我心中的悸动,我以为我们会再无交集,,,,,而所有的一切正在悄然发生着

  期中考试试卷下来那天,‘苏染,你居然倒数第一,你是猪吗,只记得吃和睡吗’班主任不留一点情面的大声训斥着,无话可说的我低下头来却惹得同学们的哄堂大笑,应该是嘲笑着我公认的学霸也有如此下场吧。我急忙起身离开无疑被所有人认为是懦弱,背后传来更大的笑声和班主任气急败坏的怒吼‘有本事永远别上我的课,你这种学生就算是天才也是永远毕不了业的天才,别说我教过你’。刺耳的言语让我加快了脚步也更加肯定了我的反叛心理,冷笑一声便头也不回的向操场走去

  七月的夏天到处充满了炎热的气息,走在操场每一步都显得沉重,像是正在被太阳光汲取着自己的灵魂,无奈只好躲到一片小树荫里,七月正是木槿花盛开的季节,虽不是鲜艳却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芳香,像自己的花语一样温柔的坚持着。我渐渐出神,“我是不是该像木槿花那样温柔的坚持着”就这样想着想着。“喂,醒醒啦”朦胧中恍惚听见一直朝思暮想的声音,却又感觉像梦,哎我真是太没用了,做梦都能想到她也不敢告诉她自己的真实想法,好歹我苏染也是班草吧,我居然有了这样一个自恋的念头,胡思乱想的我并没打算睁开眼睛的想法却不料那个声音如同真实般的在我耳边想起“苏染,我知道你醒了,你这样装睡真的好吗”我被吓了一跳又或者是太惊喜以至于一下子蹦了起来,慌乱间急忙揉了揉眼睛,并不停用手擦拭着嘴角检查自己是不是有流出口水,颜钥把一切看在眼里诧异的笑了,笑的是那么轻盈,媚眼如丝,轻灵的笑声破碎了炎热的气息,修长的手指不停撩拨被夏日微风吹散的长发,(解释一下本人苏染不是花痴。)

  “喂,看够了没有,梦游呢”她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倾城的笑,我回过神来才发觉失态,找了个和她保持了一定距离的地方淡定坐下并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我不叫喂,刚才那个魔头(班主任)骂我你没听见吗,我叫苏染”她微微一笑“好名字,苏染,你好,我叫颜钥”说话间不知从哪里翻手一出,一罐百事放在我的面前。我愣愣的看着她。“你是妖女吗,怎么变出来的,教教我吧,以后我就不用花钱买了”好像笑容时常挂在她的脸上,这一刻我发现她并不是那么冰冷“喝不喝,不喝变回去了啊”我毫不客气的接过可乐也不忘逗她一下“谢谢小妖女,什么颜钥全是假的,以后叫你小妖女好了,不,名字太长,叫小妖吧”看着她怒目相视的模样竟有些可爱,没让她来的及反驳我便起身离开头也不回的向校门走去,也不忘留下一句‘小妖,明天见,对了谢谢你的百事’没有回头却似乎知道她依旧是那副倾城一笑百媚生的模样。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背后是失望,失望着没有和我说出好多话,或许是痛恨自己的些许不堪,颜钥看了看一旁的木槿花,还是温柔的笑了

  回到家一个标准式的‘我已瘫痪’姿势把自己甩在床上,闭上眼忘记了今天的‘出名’,脑海竟全是她的模样,她给我的那罐百事我并没有打开,入手冰凉,给我的错觉竟然嗅到了木槿的花香,虽然七月的夏季充满了燥热,但我竟不知怎么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似乎是睡的香甜居然做起了梦,甚至到后来我都记得那个梦。木槿花,盛夏,校园,还有我的好兄弟,甚至还有她。至于她似乎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四处寂静,只听见小雨滴答滴答的下,不知为何,总是对雨有特殊的情感。听我家人说我出生那天下了一场暴雨,三天三夜都没停,那是四十多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还夹杂着冰雹,那场雹雨打落了那些只有夏天才开出的果子,(直到现在我都对那种果子叫不上名字来,只知道用手轻轻一捏会流出很红很红的汁液)院子里的水全是那种植物染成的深红色,后来我就被我最慈祥的奶奶起名叫做苏染。不知不觉思绪飘得很远。

  清晨,经过一夜雨的洗礼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昨夜的雨洗刷了几天以来的燥热,凉凉的。总是让人心里有种淡淡的安宁,什么也不想,就带着这样安宁的心情,迎着青春的朝阳一步一步朝学校走去。年轻,真好!

  终于到了学校了!“苏染,早上好”我这哥们总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都说经历太多看透了所以才如此吧,“还算好”一飞回头看看我,带着一副调戏的表情“怎么了,苏少爷,我看你今天面泛桃花,运气会不错的!”对此我已习以为常“死远点”见我对他爱搭不理的样子一飞悻悻的走开了

  回到教室后坐下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好像所有人都在看我,可是我明明洗脸了啊。算了,管他们呢。整理好书本准备上课,这时班长笑盈盈的冲我走了过来。“苏染,作业交一下,今天教育局检查”我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哦”!“你刚说什么”班长脸都绿了,一本正经的重复了一次“作业!我说交作业”我急忙起身,什么学霸,交不了作业一样是罚。我腆着一张欠揍的脸(我感觉当时我就是那个表情)“可不可以给我一份抄抄”班长不屑一顾的扔给我一份“今天教育局检查,放过你一次”我甚至都忽视了她那句话,拿起来名字都没看急急忙忙的抄完交了上去,“还好,我是学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