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经典语录

青春文学网 > 经典语录 >

南风知我意

2020年02月26日 20:19:48 来源:www.fndpw.com 作者:吴坤

核心提示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清晨,天空还未彻亮,静谧的秋水湖边,就响起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声音略带沙哑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清晨,天空还未彻亮,静谧的秋水湖边,就响起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声音略带沙哑,低沉而浑厚,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让人听着声音就忍不住想见见这开口之人。

  透过朦胧的雾气,隐约看见一道颇为瘦削的身影。原来,这声音的主人是一名身着白袍、面容清秀的男子,只是,此时说话人的心情并没有他的声音那么“慵懒”,因为他的眉头深锁,已经成了“川”字。

  这个时节,冬天刚过,春意未浓。料峭的春风吹在人的身上,让人忍不住打个寒战。

  白袍男子时走时停,走时步履蹒跚,犹如孩童初学步,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摔倒?待他停下脚步时,则是一脸忧愁,安静地凝视着烟波浩渺,雾气升腾的湖面,不发一言,不出一语。

  在男子身后十余米处,跟着一个睡意迷离、哈欠连天,身穿灰色棉袍的少年。少年约十一二岁的年纪,皮肤有些黝黑,身形相比白袍男子,也壮硕了几分。

  此刻的少年,眼里的睡意、怨气一点都不必白袍男子眼中的忧愁少。走在路上,虽有刺骨寒风提神,但好几次,少年都差点栽倒在地,伏地而眠。

  少年打了个哈欠,同时用力揉了揉自己被风刮得红彤彤的脸颊,提起了几分精神。抬眼望去,发现自家公子一路走走停停,一脸苦大愁深的样子,心中多了几分心疼,就连一大早被公子强行叫醒的怨气也消了几分。

  少年不禁低头思索,思考自家公子这是怎么了?

  蓦的,少年眼中一亮,脑海中似乎搜寻到了些什么。

  少年发现,自家公子的变化是因为看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什么呢?少年想知道,但奈何自家公子却死死捏着信纸,不给他看,他只是看着自家公子由惊讶到惊喜,又由惊喜转入哀愁……为此公子更是彻夜未眠,今天一大早,天还未亮就将倒在长桌上的他叫醒,说要来这秋水湖畔走一遭。

  虽然心有怨气,但少年那敢不从?

  现在,看到自己公子如此忧愁烦恼,少年更想知道信的内容是什么,竟让自家公子如此苦不堪言,失眠成瘾。

  白袍男子看着湖面,脑海里却回忆起了十多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的他,笨手笨脚,很少说话,即使真到不得已要说话时,声音也很小。在一群孩童里,就数他不受欢迎。

  渐渐的,他的身边再无同年玩伴,刚开始他还很奇怪,后来便习惯了,习惯了沉默,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玩,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在这偌大的齐阳城里与孤单为伴。

  直到某一天,他遇见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可爱,温柔,善良,大方,身边总是有很多的玩伴,和他截然不同……说起话来也很有韵味,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小女孩似乎察觉了他的目光,对着他微微一笑。

  那一刻,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齐阳城就那么大块地,他早就摸熟了。只是还是习惯性的在城里走,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只是想在某一处,再看见那个女孩一眼,远远的望着就好。

  而事实上,他也见到了她。

  那一天,他携着一本书,独自来到湖畔,坐在亭子里,随意的翻开书,便朗声念到: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浆桥头渡。

  ……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许。

  ……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正当他想念最后一句诗的时候,身后悠然地传来了一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虽然他不认识这声音的主人,但他对这声音莫名的熟悉。所以,即使还没回头,他也知道,谁来了。

  他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脸,小女孩双手撑着膝盖,笑吟吟的看着他,仿佛一个等待夸奖的孩子。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一笑,接着合上书本,站起身,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女孩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忽然喊了一声,“喂!”

  他一愣,脚步也停了,回过头,呆呆的看着他,等待下文。

  女孩笑了笑,两个梨涡浮现脸颊,更是添了几分可爱。

  良久,女孩才缓缓开口道:“你的声音很好听!”

  闻言,他平静的笑了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去。待走远了,压抑的喜悦漫上心头,他忽然感觉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么孤单。

  那以后,两人的见面多了起来,清晨薄暮,湖畔长堤,小亭相会。

  他永远带着书,而她则带着画集。

  后来,他才知晓,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看着一堆文字,而《西洲曲》也是她唯一会背诵的诗,只因为她的名字在里面。

  他笑称,若是当时他读的是另一首诗,可能两人就是陌路人了。

相关文章

    “男友得知我流产过,立马退了婚。”恋爱史,

    “男友得知我流产过,立马退了婚。”恋爱史,

    作者:王语华为了感谢大家平时对我文章的支持和转发,我开设了“语姐读信”这个栏目,免费回答大家个性化问题

    2020-01-03 吴坤 

    八月,在异乡

    八月,在异乡

    八月,在异乡。 早已习惯了。习惯了这种寂寞的姿势。习惯了在忧伤的旋律中跌落。习惯了轻轻地叹息。习惯了嘴角

    2019-12-31 吴坤